Occhio Talk | 為什麽說汪昶行是最會“玩”的夢想改造家?

關於我

  我祖籍是上海嘉定的,從小生活在石庫門,十二歲才搬出來,對石庫門這種老房子,以及鄰里的感覺印象深刻。我很喜歡上海,上海很開放很包容,有很多的機遇。很多人說上海很洋氣很時髦,我覺得其實是因為開放和融合。上海人很好奇,喜歡一些新的很摩登的東西。我對於上海的歷史一直很感興趣,尤其是一九一零年到一九四零年時期最好看。我的博士論文是《近代上海室內設計中的Art Deco風格研究》。

汪昶行  博士

同濟大學設計創意學院 助理教授

同濟大學建築與城市規劃學院博士

美國紐約帕森斯設計學院訪問學者

同濟大學及米蘭理工大學雙碩士

中國室內裝飾協會會員

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

 

  我對於有年代感的東西喜歡的不得了,這是在基因裡的。從小在石庫門成長經歷,加上父親是做中國傳統山水畫的,家裡都是老的紅木家具,書香門第的感覺。以前我很反感,在同濟讀完本科之後,我說一定要出去看看西方的設計和審美。但三十歲以後,很明顯的感覺到,對中國文化的熱愛又回來了。

 

對於中國的設計趨勢的理解

 

  中國的整個設計業趨勢是很好的。所以我在紐約Yabu事務所工作了一段時間後回國創業。我覺得中國的設計一定能夠在世界的設計舞台上至少有一席之地。
 
  西方占整個世界的話語權差不多有一百五十年到兩百年,中國設計的崛起需要有個過程。至少在上海,接觸的一些業主的審美、品味,對於設計價值的認可,各方面我覺得比父輩那一代人好得多。父輩那一代人願意花一百萬去買黃花梨的圈椅,郤不願意花五十萬買一張設計師品牌的椅子,因為他們沒有看到設計的價值和品牌的價值。這是一種觀念的轉變,我個人覺得會越來越好,而且現在國內的年輕設計師都做得很好了。
 
  我現在在同濟教書,很明顯的感覺現在的年輕一代的變化。像我教的都是00後,他們的審美、意識、視野,包括在課上敢挑戰你的勇敢程度,都讓我驚嘆,督促我不斷學習新的東西。這也是為什麽我做公司四年,願意回學校去做老師的原因。

 
審美的變化和對家裝的理解


  其實人的審美在每個階段都不一樣,我以前很喜歡視覺衝擊性很強的東西,現在更喜歡一些能夠靜得下心來的東西。

  人一天可能要在家裡呆上八到十幾個小時,家要讓人看不厭,要很舒服的感覺。我建議家裝設計不要做的很覆雜,要留更多的白,可以調整的空間也變大。業主不用花很多錢在室內的硬裝上,只要隱蔽工程做好了,功能上很舒服,房子是能夠呼吸的就可以了。有兩塊地方要花錢,一是燈光,還有就是軟裝,我覺得能體現主人的品質感,非常重要。

對於燈光的理解

 

 每個人對於光照的感知度是不一樣的,比如我晚上開著燈就可以睡覺,我太太即使是手機屏幕的微光都會受影響。我喜歡晚上把所有的面光源和投射燈關掉,只留一些小的氛圍光和點光源,在空間中形成一些層次,我覺得很舒服。

  我把燈光設計在整個室內設計中看的非常重要,可以占到50-60%。其實燈光是兩個概念,燈和光。光包括自然光和人造光。想象一個盒子,如果裡面什麽光都沒有,它就是全黑的二維空間,哪怕你站在裡面都感受不到空間感。只要有一點光,空間就有了體積感。
 

  同樣一個空間,打光的方式不一樣,營造的氛圍和氣氛完全不同,包括在舞台上,同樣一張人臉,打光的角度不同,情緒表達完全不一樣。

  燈光很重要,商空燈光最多的是要突出產品本身,而家裡的燈光是營造氛圍感,而且氛圍感是根據一天24小時,一年365天有所變化的。
 

  燈光設計師會很精密的去控制整個室內的燈光的強度或者色溫。但還是基於一個普遍研究的基礎,絕對不是因人而異的。如果燈具都可以讓用戶根據自己的感受和需要做一些小調節,我覺得會比較好玩。

對於燈具品牌的關注點

 

  我個人比較在意兩點:第一是產品的核心競爭力,第二是價格區間。品牌定位很重要,決定了當我要用產品的時候,根據業主的預算、項目的類型。一個品牌,最後還是靠產品說話,把東西做好,這個一定是最重要的。
 

  我們做的比較多的是高端的項目,業主對於燈光的要求很高。比如高端的餐飲空間,對食物的色性(CRI)、原材料的還原度非常講究,要用最好的燈來達到業主的需求。

  對於燈具產品,我覺得一定要看實物。燈具的展廳很重要,一定是燈光做主角,品質感體現在細節當中,用手去摸,用眼睛去看。有些燈具做的很漂亮,甚至燈本身就可以成為一個空間當中的裝飾品。
 

Occhio: 您會把這盞 Occhio 立燈放在哪里?
汪昶行:我會放在公司,這樣每天都能用到它。

 

關於室內設計和燈光設計

 
 
很多室內設計師是全案設計,什麽都能自己做的,覺得燈光設計就是佈置幾盞燈,這是不對的,專業一定更細分,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做,但不代表你可以完全不懂。

 

  同濟大學的燈光設計的學科帶頭人叫郝洛西,國際照明委員會的副主席,業績包括2010上海世博園區夜景照明規劃與設計,杭州西湖景區夜景照明規劃等。她在同濟有一個Lighting Lab,在學術研究上面紮的很深。研究燈光跟人的身體健康的關系,已經完全跳出視覺層面。她跟同濟醫學院合作項目做一些試驗,研究光照的改善效應。

 

夢想改造家


  業主林大廚是一個閩菜大師,他從小在鼓浪嶼長大的。因為女兒上學而全家搬走。現在回到鼓浪嶼,發現島上營商氛圍非常的同質化和國際化。與鼓浪嶼、閩南、福建這些關鍵詞都沒有任何關系的。他希望在鼓浪嶼的遊客能夠真正品嘗到閩南的美食,“古早味的家”。節目組邀請我設計改造,這次花了半年時間,一方面是因為疫情,一度暫停了幾個月。另外鼓浪嶼沒有車,全靠人力運輸,施工的難度也很大,是大家齊心協力把項目最終落成。

對於設計的執著

 

 很多人說我愛玩,但是我自己覺得,愛玩是真的把事情玩到極致,包括攝影。我自己的頑,不是玩樂的玩,是頑強的頑。我的大多數作品都是自己拍的,我很喜歡攝影,差不多用了十幾年的時間,才評到中國攝影家協會的會員。

無論是企業還是設計師,產品一定要好,營銷做的再好,最後還是靠作品說話,這是我爸一直跟我說的。藝術家也好,設計師也好,我們屬於手藝人,無論是專業媒體還是同行,大家都是看得懂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