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一顆鑽石沒有適當的光線照射,看不出花瓣似的切面,也就看不出其價值之所在。」──同興協記 總經理陳丕和、 副總經理黃健琮

「見山是山,見山不是山,見山還是山」,唐代青原惟信禪師一語,橫亙千百年時空,在一代又一代人口中成為映照現世的哲理。

 

同興協記總經理陳丕和,七年前構思新案時,心中想著的,已是完工後人們從遠、從近照見這座建築的心境:「我希望人們像是看見一座山,既崇高、但不壓迫;既醒目、但無峰芒。」

  生活在山地面積約佔70%的台灣,山是生命生息之地,也是日常,陳丕和心中的這座「山」,要既是山,也不是山。

 

  「外觀上,我不願複製別的建築的樣子,它是同興協記的孩子,更是永遠的代表作。但它也不以張揚怪奇的造型取勝,它是住宅,要以細節被看見。」 而要見山,就需要「光」。

 

   「我曾發現,再上好的建材,沒有上好的光也無用武之地。如同一顆鑽石沒有適當的光線照射,看不出花瓣似的切面,也就看不出其價值之所在。」因此在見山一案中,陳丕和為「上好的光」費盡思量。

 

  自然光自不用說,是視覺對「光」的最高標準,採「品」字型的建築設計,確保所有室內空間皆能迎入日月恩澤。「光是生活的必須品,不是選項,很多人笑我們傻,但我們知道這是對的事。」

 

  同樣,上好的照明,也是「對的事」。「山中的一切都是和諧而自然的,所以見山的大廳空間沒有主燈,而是藝術品」,如雲又如等高線般的鋼質藝術品取代主燈迎賓,可不能僅僅是被燈光照亮而已。

 

  「Occhio提供的光線不但飽滿、自然,燈具外觀也簡斂低調,對形塑空間氛圍大有助益。」經典款式piu崁燈自天花及周圍流瀉出的光線,使鐫刻藝術品其上的手工雲紋在恰如其分的光線下翻騰湧動。

 

  而櫃台處大面積異材質鑲嵌牆面上,亦藏有lui 壁燈融入色彩與線條的含蓄光芒,「有山、有雲,自然就有雨,這片牆面不只表現落雨的意象,也再次展現我們對細節的講究與無畏的追求。」

 

  行入落雨意象牆面的開口,微曲的路徑彷彿山徑,不由得放慢腳步,悠然走向交誼廳與宴飲區,至此,仍是看不見任何可稱為主燈的設計,只從頭頂如漂木、如飛竹的縫隙間透出光亮。

  「當光線照進山裡,我們可以看見樹影,在這裡,樹影不只在地面、牆面,也在上面」,副總經理黃健琮指著Sento吊燈獨特的上下照明,將「樹影」印上天花,成為最獨一無二的紋理,「光影就是藝術,就是語言,缺乏適當光線,使用再好的材質也是枉然。」

 

  作為經營者,對於選用Occhio的理由陳丕和亦不諱言,品牌信賴度是重要關鍵。「和椅子、咖啡機等設備損壞後不同,撤除椅子不一定有人察覺,咖啡機可以暫停使用儘速更換,但燈一出問題,所有人都看得一清二楚。」

 

  住戶感受與品牌信譽相連,一盞位於7公尺高空忽明忽滅的燈,代表著質疑、不滿的開端,以及高額長時間的更換作業。

 

  「我們信任德國工藝,並確信Occhio原廠與誠繹國際從設計規劃到保固維護皆毫不吝惜提供支援。雖然初期產生一定成本,但從風險管控角度而言,Occhio的品質確保住戶安心無虞,建商無後顧之憂,還有什麼會比這更重要呢?」

  打破華宅建築照明喜黃、喜亮的慣性,見山選擇讓光線自內部透出,呈現肌理、結構之美,賦予恬靜致遠的建築表情。

 

  在大廳空間,可以看到自然光與燈光交匯,但看不見燈具的形體,使上方的雲和牆上的雨保留最潔淨純粹的美,與戶外的藍天綠意相唱和。

 

  黃健琮強調,空間之美不可忽略天花板的美學展現,若懸垂的燈具上出現醒目電線,則成為細節上的瑕疵,使用Sento吊燈,三道極細鋼絲精練且低調的融入設計之中。

 

 

  敞亮落地窗外,綠意疏密有致,循人造小丘上行,在都會環境中體會自然意趣,而交誼廳內,似竹似枝的天花藝術裝置,造就另一番品味自然的角度。

 

  山中有林木,而在見山中,林木化為抽象線條形體,為空間增添看似無序實則有序的意象之美,並藉上下照明的Sento吊燈,在天花印上水墨畫般的濃淡樹影。

 

  室內,充滿細節的石、木、鐵切割組合牆面,象徵著落雨,也凝結下自然與人造間的動態循環。走向戶外,路徑在虛實轉換間,迎來真實的水、綠及撲面微風。

 

陳丕和說明,一座山不可能燈火通明,所以見山的燈光應含蓄而內斂,如同山裡林寒澗肅時透出的篝火一般,隱晦、轉折但有溫暖。